荔灣探索多種形式“讓利”低層 舊樓裝電梯要破局

-回復 -瀏覽
樓主 2019-07-04 21:52:10
舉報 只看此人 收藏本貼 樓主
悠山時光

六月初,羊城晚報報道了荔灣區周門地區一棟老舊樓宇加裝電梯不僅得到全體居民的同意,低層業主還主動幫忙加快電梯安裝進度,堪稱廣州電梯加裝案例中的“一股清流”。在各區政府的大力補貼下,廣州越來越多舊樓宇成功裝上了電梯。記者觀察發現,在成功案例中,鄰里關系和諧成了高低層最終統一意見的關鍵因素。然而,對于目前加裝電梯仍然處于拉鋸狀態的大部分舊樓宇,僅靠“街坊情”仍難以破局。


鄰里和睦是“破冰”利器


去年10月,周門街18號大樓開始醞釀電梯加裝,費用由三樓到九樓的住戶按比例承擔,一二樓不用出錢。由于加裝電梯不可避免對一二樓造成影響,大樓的居民經商議后,決定除了加裝電梯之外,還對整棟大樓的內飾、水管以及戶外的花基等等配套設施進行自行“微改造”,大樓翻新所需要的費用也不需要一二樓住戶承擔。


鄰里之間的互相理解,讓低層住戶對加裝電梯一事表現出了極大程度的理解和包容。為了提高電梯報裝效率,住在二樓的梁伯還主動借出了自家房產證復印件。梁伯事后向記者坦言,即便加裝電梯對自家有一定影響,但考慮到高層爬樓梯確實辛苦,還是應該多支持。


隨著各區政府對舊樓加裝電梯的大力支持,像上述舊樓如此“同聲同氣”地成功加裝電梯的案例越來越多。當中,鄰里關系似乎成為了這些樓宇電梯加裝最終得以“破冰”的關鍵因素。


鄰里關系非一日能養成


但這種和睦的鄰里關系往往是通過多年慢慢養成的,如今很多商品房幾經轉手,幾番輪換住進來的更多是互不相識的面孔,要培養鄰里關系并不容易。


海珠區一舊樓低層居民魏女士坦言,如果有關系融洽的鄰里氛圍,她或許不會對電梯加裝過于抵觸。畢竟俗語有言:“百金買屋,千金買鄰”。但是她所住大樓幾年來很多住戶已經換了幾手,雖然上下樓梯碰到偶爾會打招呼,但彼此只是出于禮貌,遠談不上關系融洽。所以,當聽聞小區要搞電梯加裝,她從心底里并不愿意。


也有一類低層住戶本身對電梯加裝并不抵觸,但由于高層過于強勢,導致他們反應強烈。海珠區江南中街一舊樓此前醞釀電梯加裝,家住一樓的李阿姨說,今年1月份,施工隊突然進場施工,甚至還沒跟他們打過招呼。她和其他反對戶多次阻止,后來在居委會的介入下,施工隊才停下來。讓李阿姨不滿的是,高層方面認為只要大樓“雙三分之二”業主同意,反對的業主便無權干涉。


“千萬不要覺得過了雙三分之二,就可以強硬開干。”周門街18號大樓一位居民事后總結經驗,他之前就聽說過很多類似的案例,高層以為征求三分之二業主的同意便“成竹在胸”,跟低層住戶的關系弄得很僵。結果電梯加裝最終也陷入了僵局。


高低層應理性協商相互讓利


有低層住戶則表示,電梯加裝后,高層升值低層貶值,如果按照供求關系這個角度去思考,低層損失難以估量。廣州鏈家地產研究院院長周峰表示,加裝電梯后,7-9層的單位基本都能增值30%,而低層增值幅度小,高層和低層的房價可能出現逆轉。所以,推進舊樓加裝電梯,除了強調和諧的鄰里關系之外,還需要雙方理性協商,相互讓利。


持續關注此問題的資深媒體評論員彭曉蕓表示,在電梯加裝時,需要對大樓不同住戶的相鄰權進行認定和處置,然后由居民根據自己的實際情況自行協商,等所有住戶達成統一意見后再動工。事實上,在日本、德國等發達國家,相鄰關系的相關法律條款已經較為完善。例如德國有“特別犧牲補償金制度”,該制度認為相鄰關系中不動產所有權受限制的一方付出了私法上的“強制犧牲”,為了補償這種為“優勢利益”(諸如加裝電梯可能被認定為是“優勢利益”)作出妥協的“犧牲”,法律上要求相鄰關系中一方當事人向另一方當事人支付補償金。另外,日本推出了“日照妨害”制度,“日照妨害”指由于土地利用的先后關系、后加建筑可能對既有物產及其所有者造成日照權(采光權)的侵害,日本的法律主張對“日照妨害”進行程度的評估,并形成事前救濟和事后救濟兩種相關處理方式,具體包括請求除去侵害、請求禁止侵害以及請求損害賠償三種。


周門街18號的居民認為,其實對低層的“讓利”有很多種形式,不僅僅只有貨幣補償一條路。“我們不強調金錢補償。”該大樓住戶鄭先生表示,“但我們從改善大樓環境、提升低層住戶幸福感上下功夫,這樣的補償其實更能體現鄰里關懷。”


(責任編輯:包露)
我要推薦
轉發到
彩票论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