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對俄生物戰引普京不爽,印度發生怪疫情,莫迪凌晨直抵中國求援!

-回復 -瀏覽
樓主 2020-05-27 15:12:59
舉報 只看此人 收藏本貼 樓主


來源:戎評

戰爭無處不在,而且一直存在,沒有開始,就沒有結束,生命本來就是一場戰爭,從來皆是如此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阿道夫.希特勒

78年前,納粹領袖希特勒一句話道出了戰爭的真諦。


70余年來,隨著人類科技及社會形態的不斷進步,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世界反戰力量崛起、國際組織干預性的加強,曾經那種刀槍直面的戰爭發動成本,呈現出直線攀升的特點。



但是,戰爭并不會結束,人類社會利益分配的不均,成為了一次次戰爭爆發的理由,只不過相較于以往而言,大國之間的戰爭形態,正在朝著“隱形”、“致命”、“快速”等諸多更為隱蔽的戰爭形式轉移...


俯視湖平如鏡,又豈知暗潮涌動下藏匿著人世間最骯臟的邪惡!


不尋常訪華之旅


4月,印度總理莫迪開啟了其上任以來的第四次訪華之旅,然而與前三次有所不同的是,莫迪的第四次訪華之旅,細節值得揣摩。


首先是時間,從官方公布的消息看,莫迪是27日凌晨13分抵達中國,次日下午便低調離開;

其次是地點,沒有直奔設有本國領事館的北京或上海,直接專機降落武漢與領導人展開了會談;

再則是日期,莫迪在距離上合組織峰會舉行僅僅40多天的時候訪問中國;



總之,我們可以看到,莫迪此次到訪,全程都充滿了“急切”的意味。


到底發生了什么?顯而易見,印度遇到“難事”了,并且這個“難事”,只有中國才能解決。


但是,我們也看到了,莫迪此次深夜訪華后,只是發推對中國領導人表示了感謝,除此以外印度官媒對此次訪問詳情沒有多少實際透露,而中國官媒,也只是含糊的透露了兩國領導人在武漢東湖畔林蔭道的散步。


很顯然,發推感謝的莫迪“得償所愿”了,但是與正常的國家協作或者達成某種戰略共識所不同的是,此次中印間的這件事還不能擺上臺面說,并且我們也有理由相信,地址選在武漢也是別有深意。


最近印度國內發生了什么大事?


其實就兩件:一件是“錢荒”,另一件是印度南部喀拉拉邦,爆發了被列為“十大致命病毒”的尼巴病毒疫情,到5月22號,感染病毒的280例患者中已經有211例死亡,致死率高達75%。



對于印度而言,金融上的老毛病不是一天兩天了,況且如果真的與中國達成了某種協議,也沒有必要藏著掖著,至于爆發的“疫情”,似乎更是與中國八竿子搭不上關系。


確實,如果會晤地點放到中國任何地方,這句話并沒有任何問題,但是偏偏湊巧的是,莫迪選擇了武漢


武漢有什么?中國乃至全亞洲唯一可用的p4生物實驗室!


什么叫P4生物實驗室?


簡單的講,就是按照密封程度、安全等級。研究病菌危險程度所進行的一種實驗室分級,其中,P1實驗室等級最低,P4生物實驗室等級最高,當然,研究對象也最危險,諸如埃博拉病毒、尼巴病毒、非典病毒、鼠疫等危險病毒,原則上只能在P4實驗室中進行研究。


第一天,我要看人,他們的善良、溫厚與友誼使我的生活值得一過。首先,我希望長久地凝視我親愛的老師,梅西太太的面龐,她就來到了我面前為我打開了外面的世界。我將不僅要看到她面龐的輪廓,以便我能夠將它珍藏在我的記憶中,而且還要研究她的容貌,發現她出自同情心的溫柔和耐心的生動跡象,她正是以此來完成教育我的艱巨任務的。我希望從她的眼睛里看到能使她在困難面前站得穩的堅強性格,并且看到她那經常向我流露的、對于全人類的同情。我不知道什么是透過“靈魂之窗”,即從眼睛看到朋友的內心。我只能用手指尖來“看”一個臉的輪廓。我能夠發覺歡笑、悲哀和其他許多明顯的情感。我是從感覺朋友的臉來認識他們的但是,我不能靠觸摸來真正描繪他們的個性。當然,通過其他方法,通過他們向我表達的思想通過他們向我顯示出的任何動作,我對他們的個性也有所了解。但是我卻不能對他們有較深的理解,而那種理解,我相信,通過看見他們,通過觀看他們對種種被表達的思想和境況的反應,通過注意他們的眼神和臉色的反應,是可以獲得的。我身旁的朋友,我了解得很清楚,因為經過長年累月,他們已經將自己的各個方面揭示給了我;然而,對于偶然的朋友,我只有一個不完全的印象。這個印象還是從一次握手中,從我通過手指尖理解他們的嘴唇發出的字句中,或從他們在我手掌的輕輕劃寫中獲得來的。你們有視覺的人,可以通過觀察對方微妙的面部表情,肌肉的顫動,手勢的搖擺,迅速領悟對方所表達的意思的實質,這該是多么容易,多么令人心滿意足啊!但是,你們可曾想到用你們的視覺,抓住一個人面部的外表特征,來透視一個朋友或者熟人的內心嗎?我還想問你們:能準確地描繪出五位好朋友的面容嗎?你們有些人能夠,但是很多人不能夠。有過一次實驗,我詢問那些丈夫們,關于他們妻子眼睛的顏色,他們常常顯得困窘,供認他們不知道。順便說一下,妻子們還總是經常抱怨丈夫不注意自己的新服裝、新帽子的顏色.以及家內擺設的變化。有視覺的人,他們的眼睛不久便習慣了周圍事物的常規,他們實際上僅僅注意令人驚奇的和壯觀的事物。然而,即使他們觀看最壯麗的奇觀,眼睛都是懶洋洋的。法庭的記錄每天都透露出“目擊者”看得多么不準確。某一事件會被幾個見證人以幾種不同的方式“看見”。有的人比別人看得更多,但沒有幾個人看見他們視線以內一切事物。啊,如果給我三天光明,我會看見多少東西啊!第一天,將會是忙碌的一天。我將把我所有親愛的朋友都叫來,長久地望著他們的臉,把他們內在美的外部跡像銘刻在我的心中。我也將會把目光停留在一個嬰兒的臉上,以便能夠捕捉到在生活沖突所致的個人意識尚未建立之前的那種渴望的、天真無邪的美。我還將看看我的小狗們忠實信賴的眼睛——莊重寧靜的小司格梯、達吉,還有健壯而又懂事的大德恩,以及黑爾格,它們的熱情、幼稚而頑皮的友誼,使我獲得了很大的安慰。在忙碌的第一天,我還將觀察一下我的房間里簡單的小東西,我要看看我腳下的小地毯的溫暖顏色,墻壁上的畫,將房子變成一個家的那些親切的小玩意。我的目光將會崇敬地落在我讀過的盲文書籍上,然而那些能看的人們所讀的印刷字體的書籍,會使我更加感興趣。在我一生漫長的黑夜里,我讀過的和人們讀給我聽的那些書,已經成為了一座輝煌的巨大燈塔,為我指示出了人生及心靈的最深的航道。在能看見的第一天下午,我將到森林里進行一次遠足,讓我的眼睛陶醉在自然界的美麗之中在幾小時內,拼命吸取那經常展現在正常視力人面前的光輝燦爛的廣闊奇觀。自森林郊游返回的途中,我要走在農莊附近的小路上,以便看看在田野耕作的馬(也許我只能看到一臺拖拉機),看看緊靠著土地過活的悠然自得的人們,我將為光艷動人的落日奇景而祈禱。當黃昏降臨,我將由于憑借人為的光明看見外物而感到喜悅,當大自然宣告黑暗到來時,人類天才地創造了燈光,來延伸他的視力。在第一個有視覺的夜晚,我將睡不著,心中充滿對于這一天的回憶。第二天有視覺的第二天,我要在黎明前起身,去看黑夜變為白晝的動人奇跡。我將懷著敬畏之心仰望壯麗的曙光全景,與此同時,太陽喚醒了沉睡的大地。這一天,我將向世界,向過去和現在的世界匆忙瞥一眼。我想看看人類進步的奇觀,那變化無窮的萬古千年。這么多的年代,怎么能被壓縮成一天呢?當然是通過博物館。我常常參觀紐約自然史博物館,用手摸一摸那里展出的許多展品,但我曾經渴望親眼看看地球的簡史和陳列在那里的地球上的居民——按照自然環境描畫的動物和人類,巨大的恐龍和劍齒象的化石,早在人類出現并以他短小的身材和有力的頭腦征服動物王國以前,它們就漫游在地球上了;博物館還逼真地介紹了動物、人類,以及勞動失明的我可以給那些看得見的人們一個提示——對那些能夠充分利用天賦視覺的人們一個忠告善用你的眼睛吧,猶如明天你將遭到失明的災難。同樣的方法也可以應用于其它感官。聆聽樂曲的妙音,鳥兒的歌唱,管弦樂隊的雄渾而鏗鏘有力的曲調吧,猶如明天你將遭到耳聾的厄運。撫摸每一件你想要撫摸的物品吧,猶如明天你的觸覺將會衰退。嗅聞所有鮮花的芳香,品嘗每一口佳肴吧,猶如明天你再不能嗅聞品嘗。充分利用每一個感官,通過自然給予你的幾種接觸手段,為世界向你顯示的所有愉快而美好的細節而自豪吧!不過,在所有感官中,我相信,視覺一定是最令人賞心悅目的。太陽從那些秀麗的公園里收起了它最后一道霞光,月亮從天邊升起,溫柔的月光潑灑在公園里。我坐在樹下,觀察著瞬息萬變的天空。透過樹枝的縫隙,仰望夜空的繁星,就像撒在藍色地毯上的銀幣一樣,遠遠地,聽得見山澗小溪淙淙的流水聲鳥兒在茂密的枝葉間尋找棲所,花兒閉上她困倦的眼睛。在萬籟俱寂之中,我聽見草地上有輕輕的腳步聲,定睛一看,一個青年伴著一個姑娘朝我走來。他們在一棵蔥郁的樹下坐下來。我能看到他們,但他們卻看不到我。那個青年往四周看了看,說道:坐下吧,親愛的,請你坐在我的身邊。你說吧!笑吧!你的微笑,就是我們未來的象征。你高興吧!整個時代都為我們歡呼。我的心對我說,對你那顆心的懷疑,對愛情的懷疑是一種罪過,親愛的!不久,你將成為這銀色月光照耀下的廣闊世界中的一切財產的主人,成為一座可以和王宮媲美的宮殿的主人。我將駕馭我的駿馬,帶你周游天下名勝;我將駕駛我的汽車,陪你出入跳舞廳、娛樂場。微笑吧,親愛的,就像我寶庫中的黃金那樣微笑吧!你看著我,要像我父親的珠寶那樣地看著我你聽著,親愛的!我要是不向你傾述衷情,我的心就不會安寧。我們將歡度蜜年。我們要帶上許多黃金,在瑞士的湖畔,在意大利游覽勝地,在尼羅河宮旁,在黎巴嫩翠綠的杉樹下度過我們的蜜年。你將與那些貴公主闊夫人相會,你的穿戴一定會引起她們的妒忌。我要給你所有這一切,難道你還不滿意嗎?啊!你笑得多么甜蜜啊!你微笑就仿佛是我的命運在微笑。過了一會兒,我看到他倆悠然自得地走著,就像富人的腳踐踏窮人的心那樣踩著地上的鮮花。他們從我的視野中消失了,而我卻在思考著金錢在愛情中的地位。我想,金錢——人類邪惡的根源;愛情——幸福和光明的源泉。我一直在這些思想的舞臺上徘徊。突然我發現兩個身影從我面前經過,坐

也就是說,如今肆虐印度的疫情,整個亞洲能夠幫的上忙的,只有中國!中國是目前亞洲唯一擁有實際運行P4實驗室的國家,日本、臺灣省各有兩所P4等級實驗室,但一直處于停滯狀態


當然,更加巧合的絕對莫過于兩國首腦散步位置的選擇——東湖畔林蔭道,剛好實驗室就位于那一帶。


因此,此次莫迪訪華是來干嘛的?有求于中國罷了!


一場疫情,牽出驚天陰謀


不過,似乎印度并沒有求救于中國的“可能性”,且不說去年的邊境摩擦中印之間的諸多齟齬才過去不到一年,單單是印度“英聯邦”的身份,就決定了其國內爆發疫情,也應該向歐美求救才是!


印度昏頭了嗎?顯然不是,其實不是他們不想,是不敢


此次,爆發于印度的尼巴病毒與14年前同樣爆發于印度的尼巴病毒相比,已經被初步證實屬同種變異,但是從疫情實際傳播情況來看,相較于14年前,此次病毒的致死性提高了整整35%,達到了駭人的75%!



突變是如何產生的?一般來講,病毒變異其實就兩種途徑:自然變異和人工篩選。


但是我們也看到了:自2004年之后,印度再也沒有了尼巴病毒的疫情紀錄,而眾所周知,病毒的自然變異是需要不斷在宿主中進行繁衍的,而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這種持續性感染的疫情,在14年間是不存在的。


答案很明顯,此次印度爆發的尼巴病毒,只能是通過實驗室人工篩選出來的,并且對印度下手的始作俑者,只可能是印度稱之為“朋友”的美國!


美國P4生物實驗室迪特里克堡


原因很簡單:中國的P4實驗室,今年的1月5日才正式通過衛計委審核被允許開展強傳染性病毒的科研活動,而即使是前推到去年2月23日掛牌運營,短短的一年多時間,要完成病毒采集和培植變異,也是絕無可能的!


而其他實驗室就完全不同了:目前全世界同樣擁有P4實驗室的國家除中國以外還有9個,他們分別是法、德、澳、美、英、瑞士、南非、加拿大、加蓬(法巴斯德研究所),這些國家背后都有一個共同的影子:美國!


至于美國為何要對印度痛下殺手,在筆者看來,主要還是為配合其‘印太戰略’而做出的白色恐嚇,上個月30日,美國太平洋司令部改名為印度-太平洋司令部,其實就已經顯示出了美國未來戰略考量的一個方向:將包圍圈擴大到印度洋。



如果是去年,美國的這一舉動印度估計是要舉雙腳贊成的,不過自從印度去年在某邊境上被美國當槍使又慘遭拋棄之后,這個南亞霸主算是徹底看清了“大哥”的真實嘴臉,因此在主動投入中國一帶一路戰略,并充為重要一環之后,印度與美國之間,其實已經分道揚鑣!


不過,印度也算倒霉催的,美國最終針對的目標是誰,其實大家心里都明白,況且自上次洞朗對峙后,無論是在印巴停火還是前幾個月的南海安全上,印度都對咱們表現了相當的善意,因此領導人在面對印度求救的時候,估計也慷慨的承諾予以支持,所以這才有了前面莫迪發推感謝一幕。


但是,我們且不論印度在此次疫情中能否順利度過危機,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濫用“生物手段”攻擊他國的行為,在事實上已經構成了“生物戰”的本質!


潘多拉魔盒已經打開,罪魁禍首直指美國。


美國陰謀蓄謀已久,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當然,對于美國而言,這不是第一次了。


去年11月2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對美軍相關人員,在俄羅斯采集“人體生物樣本”一事,對美國發出了質疑。



有足夠的理由相信,美軍采集俄羅斯的人體生物樣本,不會是為了找出斯拉夫人的基因缺陷,然后幫助他們搞基因優化這么善意。


他們到底想干嘛?也許去年10月26日美國家檔案館解禁的肯尼迪時代的政府文件,可以告訴我們答案。


“通過生物手段,在該國制造糧食危機,可以將其掩飾為自然災害。因此,不能采用化學手段,除非能不被人發現”。


悚然嗎?誰能想到早在半個多世以前,美國人便已經具備了發動簡單“生物戰”的能力和思維,并且在歷史資料中我們也能夠知道,這種直接攻擊對象,并不會排除“人”。


1946年-1948年,美國軍方在杜魯門的授意下,對500多危地馬拉人,進行了梅毒活體實驗。

1945年8月,美國戴特里克工作站,全盤接收了日本731部隊從中國帶回的實驗資料及研究人員...



當然,一直都醉心于“生物戰”研究的美國人,在實際的驗證上,選擇了最慘絕人寰的手段。


1976年,剛果(金)北邊城,一場疑似瘧疾的惡性傳染病在三天內肆虐了整座城鎮。


高燒、頭暈、嘔吐、口鼻出血...在極度痛苦的綜合病癥下,患者大部分都會在2-3天內走向死亡。


這種被當地人稱為“血魔”的病毒,有一個舉世聞名的名字:扎伊爾型—埃博拉病毒。當年,這種傳染力達到了4級(艾滋、非典僅為3級)的強感染病毒,引起了整個世界的警惕,在世衛組織的全力撲滅下,疫情區域的一切可能病毒源都被進行了“滅活處理”,而為了進行后續病毒研究,唯一保留的病毒樣本,被送到了英國波頓丘陵p4生物實驗室。


但是在沉寂了整整38年之后,2014年,早已銷聲匿跡多年的扎伊爾型—埃博拉病毒,竟然從當年中非的剛果(金),憑空轉移到了3500公里以外的西非!


當然,穿越38年,橫穿3500公里還不是最驚悚的,相較于38年前的病毒,2014年的病毒傳染性及致死率上升了整整20%,這種情況,與如今爆發在印度的尼巴病毒簡直如出一轍!


不過,更值得玩味的還是2014年在埃博拉病毒大規模爆發時,主動請纓前往救援疫區的美國,往疫區派出的不是專業的醫護人員,而是3000名軍人!



美國要干嘛?


一名參加過當初“救援疫區”的生化戰士,在CNN專訪中的不慎漏嘴,暴露了一切:


參與救援前,我們被告知白人不會被感染,進入疫區后,我們被命令協助實驗室行動。


筆者不禁想問,在如此疫情面前,是誰給了“白人”不會被感染的承諾?美軍當年9月16日進入疫區,長達一周的時間沒有任何消息傳出,他們又在干啥?


高達7.5億美元的抗疫資金撥款,美國竟然連一個口罩都沒下發,其他組織要求進入疫區協助救援的請求被拒絕,所謂救援就是坐視11000人在埃博拉中病亡!



干嘛?收獲實驗成果罷了!


當年,在“人禍”的折磨下,西非成為了被世界刻意遺忘的孤島,俄羅斯推脫醫療力量不足、法國“束手無策”、英國“深表同情”...沒有一個國家敢去壞了美國人的好事,在非洲絕望的目光里,中國來了,在40天的時間,中國不僅研制出了對抗埃博拉的疫苗,更是在美國人的眼皮下,對疫區病源進行了徹底處理...


全世界都吸了一口涼氣,中國此舉到底意欲何為?其實在筆者看來,中國2014年在非洲的舉動,遠不僅是為了維護中國的非洲利益這么簡單,更多的,還是對一些居心不良的國家,發出強硬的“警告”和“威懾”!


一場“非典”,誕生了中國醫療“快反部隊”


2003年,一場“詭異”的傳染疾病—非典型性肺炎,至今仍耐人尋味。


從世衛組織的災后統計報告中我們可以看到,在整個非典疫情期間,全球累計感染人數達8437例的非典病例,僅僅中國(含港、澳、臺),感染人數就達到了驚人的7764例,占到了驚人的92%!


對于這種扎堆,美國國家科學院解釋為:非典病源來自于中國嶺南地區的菊頭蝠,而作為爆發地的中國,在落后的醫療條件下,疫情傳播迅速在情理之中。


對于美國人的“解釋”,我們姑且信之,刨開中國感染的92%,再來看看剩余的8%。


當年,除中國疫區,最大的疫區就要屬東南亞了,從報告中我們可以得知感染情況:新加坡206人、越南63、菲律賓14人、泰國9人、印尼2人。


按照美國科學院的理論,既不是病源地又達到了發達國家醫療水平的新加坡,本來應該是感染人數最少的,但是實際情況我們也看到了,相較于泰國、印尼等國而言,新加坡的疫情可以說是十分猖獗了!



相距不過一灣海水、地理環境完全相同、醫療條件先進周邊何止十倍的新加坡,這百倍的疫情到底是如何產生的?


當我們回顧這場疫情,會發現其實美國國家科學院的解釋也是站不住腳的


首先,雖然中國被認為是非典病發源地,但是其實早在2002年2月10日,美國費城便出現了第一例完全疑似非典病例,這一點從第二天新華社的專電中可以獲知。


其次,西方所堅持的“菊頭蝠天然病源說”也純屬胡扯,雖然“菊頭蝠”又名“中華菊頭蝠”,但是其主要分布區域也包含了尼泊爾和印度等南亞國家,但是疫后的數據我們也看到了,同為病毒源分布區的印度,感染病例僅3人,其中還有兩人是旅居華人,至于其他國家,干脆沒有一例爆發!


至于“醫療條件落后”,新加坡的例子還不足以打臉嗎?


無數巧合,血淋淋的事實就擺在那里:2003年爆發的那場非典疫情,唯獨鐘愛“華人”,甚至作為歐美地區唯一感染人數為兩位數的美國,75名患者也清一色華裔!


中國人、新加坡人(華裔國家)、美籍華裔、越南人,那場疫情中幾乎全部的感染者共同圍繞向一個特定的人類種群:擁有最獨一無二的“O—M175”基因群的漢民族。



因此,就在漢民族聚居區內發現疑似病毒便最高等級警戒的“SARS”(非典),在當年歐美國家,甚至被矮化為了“MARS病毒”,在他們報告里,非典只是比一般的小流感要危險一點的大范圍流感而已...


但是,疫情并不會因為歐美的“漠視”就減輕半點威力,僅僅兩個月后,中國的感染人數便從個位突破到了5000人,倘若再不采取有效的遏制措施,按照這種感染速率,最多三個月,中國將產生2500萬非典患者!最多5個月,被盯上的漢族將徹底消逝在歷史中!


不過萬幸,當年的中國醫療體系并沒有聽信西方所謂“權威”的忽悠。


2003年5月1日,在1300人民子弟兵連續7晝夜的鏖戰下,北京小湯山非典集中收治醫院正式落成,也是在這一天,數以千名凝聚了中國最尖端醫學精華人才的生化醫療防治“快反部隊”,正式成形...



中國敏銳的判斷力及強大的組織力,令全世界都“為之側目”,在以“鐘南山”教授為代表的中國“生化戰士”拼死抵抗下,關乎民族存亡的鏖戰在分秒間悄然展開!


至今,沒有誰知道在那場不過50天的戰爭中,我們的“白衣戰士”們付出了怎樣的犧牲。


我們唯一知道的,只是當6月20日最后18名非典患者走出病院時,當亙古未變的紅日從祖國的東方照常升起時,祖國安好,國人安好,家安好...



這一天,是民族的重生,這一天,同樣也是“警鐘”敲響的時刻!


雖然對于03年的詭異疫情我們無法找出“罪魁禍首”,但是針對某個種族的“基因武器”,在理論上已經形成了。


精確篩選、死咬不放,不出手則以,出手就是毀根滅族,一個不留!這算什么?原子彈在它的面前就是孫子!


因此,筆者有一言鄭告:


美國在俄收集人體生理樣本證據,已是確鑿無疑,而種種跡象表明,美國甚至整個西方聯盟,都存在著以“生物戰”形式排除異己的重大嫌疑!


筆者注意到,中國眾多外資背景的養老保健中心甚至外企,經常不乏伴隨血液采集的內部免費體檢,對于這種非正規醫院進行的大規模血液抽取,戎評的意見是絕不能配合并及時將情況向當地政府反映



要知道,每個民族都有其自身的基因密碼,而作為占據了人口總數92%,以漢民族為主體的中國,在面對基因層次的生物戰時,則更顯脆弱!


最后,對于一些配合外國的“民族敗類”,筆者也有一言相勸:


未來的大國戰爭,針對某一目標基因的徹底滅絕,是發展的必然趨勢,今天爾等所犯下出賣民族的丑行,只會在生死天平上為敵人加重砝碼,倘若真到了那一刻,不要以為你可以逃出生天,當病毒襲來的那一刻,無論你手持美國籍、英國籍還是日本籍,你始終改不了的一點就是,身體中那被宣判了死刑的基因和血液!

“誰出的錢多,誰占大股”這句話真的讓很多人誤入歧途。如果資金型股東一直不參與日常管理,卻又喜歡關鍵事指手畫腳怎么辦?一旦風頭不對,他想套現抽資怎么辦?公司想要長遠發展,如何科學公平的分配股權?應該分給誰?怎么分?老師今天告訴你。


「?股權分配讓最有價值的人成為股東

1、出資股東出錢不出力,老板一個人干,分紅他拿大頭;

2、一旦虧損,有可能抽資走人;

3、兼職股東的心思都在自己的公司;

4、不參與公司日常運營,關鍵決議容易犯錯;

5、如果是均分出資占股,發展中股東心思不齊,公司散伙;

6、即使是老板本人出資占大股,也有注意資金型股東對公司的貢獻度參與度是否與股權相匹配的問題;

7、融資時,老板很容易因股權結構沒設計好而喪失控制權;

8、其他股權問題等等... ...

現實中,許多企業不知道應該按照可持續貢獻來分配股權,或者不知道該如何操作。公司的股權究竟應該怎么分?分給哪些股東?

作為老板,當下最重要的一件事?學懂股權,學會分權,學會分錢才能保證自己的公司長治久安,反之莫名其妙的白打工,丟失自己的控制權。每年為3萬家企業提供了專業·權威的股權課程,相信一定能幫到您!

? ? ? ? ? ? ? ? ? ? ? ? ? ? 隨時隨地,學習股權

? ? ? ? ? ? ? ? ? ? ? ? - ?只講干貨 不講理論 -

▎客戶見證;線上學習2小時,簽約200萬

1分鐘的視頻,請耐心觀看!



1 , 授課主題:《股權贏天下》

2,授課時間:晚上19:00-21:30(線上學習)
3,授課形式:語音+圖片+文字+資料+課后一對一咨詢。
4,學習費用:進群學習只需在線支付;
50元學習費用
5,純干貨分享,不講理論,只講干貨與落地案例和方式方法。
6,報名成功記得添加微信:18771612334
(方老師)備注(股權學習)
7,名額有限:為了保證課程質量,每次僅限100位老總參與,超過人數,只能預約下次
8,只限企業家、董事長、法人、總經理、CEO、股東進群學習。

進群步驟:

第一步:掃一掃支付學習費用付款成功后記得一定要添加方老師微信)

第二步:

添加方老師微信邀請進群。

長按二維碼添加老師微信(備注:股權學習

成功報名后即可獲贈以下資料一份

聲明:版權歸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平臺立場跟觀點,如有異議請留言給我們,我們會立即處理

我要推薦
轉發到
彩票论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