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態環境部聯合住房城鄉建設部啟動36城市黑臭水體大督查:倒逼城市加快環境基礎設施建設

-回復 -瀏覽
樓主 2020-06-25 07:45:55
舉報 只看此人 收藏本貼 樓主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你好,我們是生態環境部和住建部關于黑臭水體整治的督查組。請問你長期居住在附近嗎?你是否有關注XX河的變化?”

在重慶督查黑臭水體整治情況的半個月里,河南省鞏義市環境監察大隊副中隊長賀江濤幾乎每天要向上百人進行詢問。如果對方回應稱已在黑臭河流附近居住兩年以上,便會被邀請回答一份問卷,內容包括所黑臭河流在整治前后的情況、居民對整治情況的滿意度等。

“一條黑臭河流治沒治好,最關鍵的指標就是老百姓的舒適度。”賀江濤說。

2018年5月7日,生態環境部聯合住房城鄉建設部聯合啟動2018年城市黑臭水體整治環境保護專項行動。按照生態環境部的目標,此次專項行動結束后,凡是黑臭現象反彈、群眾有意見的,經核實重新列入黑臭水體清單,要繼續督促整治,直至水體黑臭徹底解決,長治久清。


賀江濤邀請重慶市居民填寫問卷信息。 俞琴 拍攝


全國2100條黑臭水體需要整治

城市黑臭水體是百姓反映強烈的水環境問題、特指城市建成區內那些泛著黑色,散發著惡臭的水體。近年來,由于城市快速發展,以及一些老城區改造困難,一些城市環境基礎設施建設不到位,導致污水未被處理就直接排放到水體中,再加上垃圾入河,河里的底泥污染嚴重,導致水體出現黑臭現象。

我國黑臭水體的治理,最早可以追溯到1996年的上海蘇州河環境綜合整治。2015年4月,國務院發布《水污染防治行動計劃》(簡稱“水十條”)正式拉開了中國最大規模水環境綜合治理行動的序幕。其中,“水十條”將城市建成區黑臭水體治理作為一項重要任務,要求直轄市、省會城市、計劃單列市建成區要于2017年底前基本消除黑臭水體。

2016年2月,住建部和環保部正式發布黑臭水體清單,220多個地級以上城市要在不到五年的時間內清理1841條黑臭水體。而隨著排查的深入,一年后,清單上的水體總數增加到了2100條。

如今“水十條”已發布3年,各地黑臭水體治理成效如何?

按照安排,5月-6月,生態環境部和住建部聯合督查組將分三批對全國36個重點城市和部分地級城市開展現場督查;現場督查工作結束后15個工作日內形成城市黑臭水體整治情況統計表和問題清單,實行“拉條掛賬,逐個銷號”式管理;9月-10月,對問題整改情況進行巡查,提出約談建議;10月-12月,對問題嚴重的城市人民政府進行約談,對約談后整改不力的城市,開展環境保護專項督察。

為做好此次督查,生態環境部與住房城鄉建設部組建聯合督查隊伍,通過自查填報系統詳細掌握地方黑臭水體治理情況,開發水質監測、公眾調查和現場檢查三個APP平臺,實現全國督查數據實時共享問題點準確定位,組織開展現場督查模擬、遠程視頻和微信培訓等形式多樣培訓會,組建專業宣傳隊伍,做好督查期間地方黑臭水體治理典型報道,同時曝光弄虛作假行為。

作為督查組成員之一,賀江濤于5月28日抵達重慶,他主要負責在黑臭水體附近開展入戶調查。而進駐重慶的聯合督查組,則由28位成員組成,他們之中既有來自中國環境科學研究院、中國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中國人民大學等單位的專家,也有來自環保系統、住建系統的工作人員以及一線執法人員。

湖南省住建廳城市建設管理處副處長盧剛是重慶組副組長。盧剛說,重慶有31條黑臭水體列入本次專項督查范圍,為了利于開展工作,他把督查隊員分成三大類若干小組,包括巡河組、監測組、入戶調查組等。針對每條河流,幾隊人馬分別開展巡河、監測、入戶調查等工作,“由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

部分上報“已完工” 實際整治未完成

2018年6月4日,作為督查組成員,中國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教授級高工姜立暉正式帶隊對重慶馬河溪整治情況進行現場檢查,他的任務是現場觀察水體情況以及相關工程的建設完成情況。

馬河溪黑臭水體全長4.7公里,平均水深約0.35米,其源頭位于居民生活區,歷史上,馬河溪上游還存在過一家炸藥生產廠,直到2011年才搬遷。受生活污水、工業污水等因素影響,馬河溪流域污染嚴重,整治前屬于重度黑臭水體。

實際上,在此次專項督查開展以前,姜立暉便已經兩次按照住建部的工作要求,對馬河溪的治理情況進行過暗訪。2016年8月,他第一次暗訪馬河溪時發現,位于北碚區蔡家中央公園的馬河溪源頭,水質發黑發臭,“水臭得都沒人敢在廣場上跳廣場舞。”2017年12月,再次暗訪時發現,馬河溪沿岸豎起了寫有河長信息的藍色牌子,大部分的截污納管工程已經建設完成,水體水質有了根本性的好轉。

“現在水清可用,一年前簡直不敢想象”,陪同巡河的重慶市北碚區城鄉建委主任王森林彎下腰在河里洗了一把臉。姜立暉也承認,馬河溪的水質較2017年確實又有了進一步提升。


圖為重慶市北碚區城鄉建委主任王森林。 俞琴 拍攝


重慶市北碚區副區長陳德川表示,為了提升馬河溪水質,2017年,兩江新區蔡同管委會和重慶市水務集團新建了4.5公里馬河溪截污干管,5公里配套二三級管網,同時還完成了河道清淤清漂、生態修復等內源治理工程。

重慶市城鄉建設委員會主任喬明佳5月29日向督查組匯報,2017年重慶市黑臭水體整治初見成效,“主城區31段黑臭水體整治完成主體工程119個,完成投資14.1億元,包括:控源截污工程63個,投資9.9億元;垃圾清運工程7個,投資0.2億元;底泥治理工程25個,投資1.7億元;生態修復工程24個,投資2.3億元。”

界面新聞跟隨的督查組在重慶市境內暫未發現突出的黑臭水體問題。不過在全國層面看,各地黑臭水體治理情況并不樂觀。在住建部和生態環境部設立的全國城市黑臭水體整治信息發布平臺上,近日已連續曝光多批存在問題或被群眾舉報的黑臭水體。

比如生態環境部6月8日通報,位于東莞市南城街道黃沙河(同沙段)存在控源截污工程不徹底,數次現場督查發現垃圾堆放問題未得到明顯改善。駐東莞現場督查人員還發現,位于東莞市長安鎮的人民涌沿線垃圾圍河,共發現11處垃圾。除常見生活垃圾以外,還存在棄置大件家具。人民涌兩岸存在大量工業、餐飲企業,企業宿舍化糞池污水以及餐飲企業污水直排河涌。


人民涌沿線垃圾圍河,共發現11處垃圾。除常見生活垃圾以外,還存在棄置大件家具。 圖片來源:生態環境部


在湖北省武漢市,督查組發現,位于長江東岸的巡司河洪山區段,沿河堤岸有7處污水排放口,污水未作處理直排河道,水質感官較差,呈灰黑色,伴有刺激性氣味并有上浮油花;河道水面共有大面積漂浮物4處,其中2處漂浮物長度約為100米左右;經檢測,部分斷面水體水質為重度黑臭。

央視新聞還報道,督查發現,部分城市的上報材料顯示黑臭水體整治工程已在2017年底完成,但實際整治情況與所報材料不符。整治方案顯示,位于深圳市寶安區的排澇河控源截污工程去年年底已經完成,但實際上,排澇河整治工程目前仍處于施工過程中,左岸永久性截污箱涵未完工,右岸已完工截污箱涵溢流口存在晴天污水溢流現象。全河河道底泥上翻嚴重,河道部分地點存在垃圾堆積現象。

此前在5月20日,環保組織公眾環境研究中心(IPE)在京發布《從速戰速決到長治久清:黑臭水體治理第一階段之百河觀察》報告。報告調查的16個城市101條黑臭水體(包括91條重點督辦水體)中,有33個水體總體狀態較好,與官方公布的治理完成結果比較吻合;有18個水體仍存在較為明顯的黑臭問題,與官方公布的結果差異較大;余下的50個水體多數已有改善,但在顏色、氣味、垃圾、污水入河四個方面仍有不足之處。

倒逼城市加快環境基礎設施建設

公眾環境研究中心主任馬軍認為,黑臭水體的形成往往是由多種因素綜合作用的結果,其中大體包括外源問題和內源問題兩類。外源問題即城市生活和工業的點源、面源的排放,雨污管網設施不健全,垃圾入河等;內源問題即底泥中大量污染物的沉積和釋放,以及水量不足、水體交換緩慢等造成的水環境容量下降。

那么,黑臭水體該如何治理?生態環境部水環境管理司司長張波此前在生態環境部新聞發布會上曾表示,黑臭水體問題實質是污水垃圾問題,“根子在于城市環境基礎設施不合格。”“最重要的一個目標就是以黑臭水體整治為抓手,倒逼城市環境基礎設施建設,加快補齊短板,改善城市環境質量,推動城市的轉型升級。”


位于嘉陵江邊的蔡家污水處理廠,日污水處理量4萬噸。 俞琴 拍攝


廖海清告訴界面新聞,黑臭水體的治理涵蓋四個方面。第一,控源截污是治理的核心;第二,控制河面及河岸的生活垃圾;第三,對河道進行科學清淤;第四,開展生態修復,恢復水體的自凈能力。談及黑臭水體的治理效果,廖海清分別提到了“長治久清”和“長制久清”。他說,“黑臭水體長治久清難度很大,但是下決心做近期是有可能性實現的。相比之下,長制久清則更為困難,因為它意味著,在水體基本消除黑臭的基礎上,能夠形成長效機制去有效防控水體污染。”

據廖海清介紹,從全國的黑臭水體治理情況來看,部分地區存在誤區。其中最大的誤區就是讓河道本身承擔治污功能,“通過增設植物景觀來吸引游客是可以的,但這樣不能讓河水變干凈,治理河水必須有效控制污水直排入河,要建設污水處理廠,把處理達標的水排到河道。”第二,不合理恢復水體自凈能力,有些地方硬化非行洪河道,形成“三面光”,水體喪失自凈能力;還有些地方通過布設生態浮床等方式凈化水體,而不注重河道自然生態的恢復,這些都是不合理的。第三,有的地方索性“眼不見心為凈”,給黑臭水體加蓋,甚至有地方把黑臭河流埋了。

另有一個值得關注的問題是,由于地處三峽庫區腹心地帶和長江上游,重慶的31個黑臭水體流經不同區域后,最后都要匯入長江。廖海清指出,位于長江上游的重慶治理河流,受益的是下游省份,因此下游省份應該對重慶給與一定生態補償。不過,跨省份的生態補償需要國家層面進行協調,“國家后期需要應對這個事情。”

界面新聞注意到,此前部分地方已經就生態補償機制展開積極試點。據法制日報2017年3月報道,涉及流域的生態補償已在多地展開。這種補償機制大致可以分為兩類,一類是跨行政轄區的。目前,新安江、九洲江、汀江-韓江、東江等流域建立了跨省界上下游橫向生態補償機制;同時,安徽、江蘇、河南、浙江相關市建立了跨省界河流水污染聯防聯控機制。另一類是行政轄區內部,北京、河北、山西、遼寧、江蘇、浙江、廣東、江西、湖北等9省(市)實現了行政區內全流域生態補償。

比如橫跨浙江與安徽的新安江流域是全國首個跨省流域水環境補償試點。早在2011年,在財政部、環保部(現生態環境部)的推進下,中央財政每年拿出3億元,安徽、浙江各拿1億元,兩省以水質“約法”,共同設立環境補償基金。按照約定,中央財政的3個億全部撥付給安徽,如果年度水質達到考核標準,浙江需要撥給安徽1個億,如果水質達不到考核標準的,安徽撥給浙江1個億。

來源:界面新聞 2018-6-9? 記者:俞琴


近期重點文章推薦


全文實錄|生態環境部部長在2018年全國生態環境宣傳工作會議上的講話


生態環境部召開2018—2019年藍天保衛戰重點區域強化督查啟動視頻會


中央環保督察回頭看丨真督察豈容假整改 中央環保督察人員揭開和林格爾縣兩張封條的秘密


中央環保督察回頭看丨中央環境保護督察組:哈爾濱市香坊區邊督邊改落實不力


中央環保督察回頭看丨地方政府敷衍整改 環境問題久拖不決 江西瑞金萬年青水泥有限責任公司環境問題引關注


中央環保督察回頭看丨舉報數量占到七成驚動督察組,約見銀川市長


中央環保督察回頭看丨對2147個問題回頭看或將揪出一批假裝整改問題 中央環保督察不允許問題整改“爛尾”


中央環保督察回頭看丨49個問題是真整改還是假整改 中央環保督察組進駐內蒙古將揭真相


我要推薦
轉發到
彩票论坛网